【废宅冥探】第三十四章 医院

    夏龙此时遍布全身的各种仪器,除了输送他恢复身体必须的养料,还运送各种纳米机器人来治疗受伤的器官和骨骼、神经。

    幸运的奈美在这场悲剧中,毫发未伤。这使得她在处理事件后续进展并照料夏龙的同时,还保持较好的精气神。她依然是干练的职业套装,脸上挂着让人信赖的微笑。

    她正和两人介绍着夏龙的恢复情况。总之,夏桑身体的恢复非常迅速,医院也是最好的团队在配合我们,正常的话夏桑应该已经醒过来了,可冈木院长建议让他继续睡眠,这样可以更好的生成新的神经系统。

    她突然顽皮的眨了眨眼,犹豫着说道:乔桑,不知道什么原因,夏桑居然随身带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假如我发生意外,请联系我的朋友乔飞哲,我本人授权他全权代表我的利益。请不要联系我夏龙的家人。

    她转过脸来,望着乔飞哲,因为这个卡片的缘故,医院和警方并没有通知他的家人。可乔桑也在治疗中,所以我自作主张和院方拟定了他的全部治疗方案。有不妥之处,请多加谅解。

    说完冲着乔飞哲深深鞠了一躬。

    乔飞哲苦笑,拍打着轮椅的副手,道:这小子和家里关系搞得特别僵,平时也只有我这个好朋友倒是给铃木小姐添麻烦了。

    铃木奈美捂嘴轻笑,谈不上麻烦的。只是有些不合规矩,可铃木家也是这家东都中心医院的赞助方,所以只要是有利病人治疗的方案,医院也都主动配合。

    乔飞哲知道,如果不是铃木奈美从中操作,一个普通的受伤病人是得不到这样好的医疗。

    张不凡的语言,像是冰冷的潮水,一阵阵的侵蚀进吕飞哲的心里。

    我活了下来,许多人活了下来。夏龙是我最好的兄弟,他没死,这我应该很高兴。婷美只是我的同事,她死了,我和夏龙活着,许多人活着。

    我想我应该高兴吧,正常人都会这样。可是,我就是高兴不起来。

    只是说了几句话,吕飞哲就开始喘粗气了。他顿了顿,闭上双眼,休息了一分钟,然后继续说道。

    你知道么,杀死她的那个凶器本来是冲我来的。死的应该是我,她是替了我!

    没有谁代替了谁,没人希望有这样的悲剧。张不凡见他意志消沉,于是安慰道。我不是你,所以你的悲伤、难过、后悔、愤怒的情绪我分担不了,我不会让你放下,我也不会说我懂你。但是,我愿你做你很好的朋友,我会陪伴你,认真听你说的话。只要你需要,我会做你希望我帮你做的事。

    吕飞哲这时扭过头认真的看着张不凡,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惊讶。

    张不凡果然是个极有魅力的人。他的几句话就给了对方力量,让这个本来沉浸在悲伤和自责里的人将自己的注意力从情绪里移开了一些,好像在乌云密布的空中拨开一片天,照射下一缕温情的阳光。

    张不凡随意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身着一套剪贴合体的英伦风套装,衬衣的扣子解开了前两颗,手里捏着一张电子阅读纸,不知道是在阅读公务函还是在读书。

    吕飞哲好奇的上下打量了一番,不太好意思地说道:还没有谢谢您。没想到张总这样的人物会给我陪床。

    这次若没有你及时提醒祭祀还有第三个阶段,可能我们一个人也都回不来。而且小兄弟你这次更是亲手救下好些人。如论如何,以后你都是我张不凡的朋友。说着,张不凡亲切的在吕飞哲肩头轻轻的拍了两下。

    然后解释,既然我们是朋友,菊国你应该没有什么熟人,我来陪你自然是应该的。陪床的话,自己人总好过外人。

    接着笑了笑,话音里带着满满的慈爱说:奈美说,她一定要为你做点什么,既然我在这边,她就去夏龙那边看着了。

    提起夏龙来,吕飞哲自然是上心的,张总,夏龙那边经历了什么?是不是遇到了超市杀人狂?

    没错。当时超市杀人狂就在武士俱乐部外面,狙杀了所有观察到异变的人。之后全身而退。张不凡叹息道,好一个强人!至今为止,菊国警察还没有将他逮捕归案。

    张不凡虽然是个富甲一方的大企业家,此时却像个极亲近人的长辈,他把后来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叙述了一遍。就这样,张不凡说,吕飞哲听,听着听着吕飞哲就慢慢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醒来发现,张不凡居然已经休息好并换了衣服过来了。这时正是清晨,窗外暖暖的阳光照进来,刚好斜射在他的身上。

    吃过早饭,乔飞哲一定坚持要去看看夏龙,张不凡拗不过他,最终只好答应陪同他过去。

    在一千年前,住院的重病病人生活起居特别不方便,比如洗漱、个人卫生的处理。甚至如厕有事都会是以让人失去尊严的方式来进行,床前拉个帘子,病人就在床上上大号。行动不便的时候,病人假如要去别的楼层做个检查,至少要出动两位以上的亲友来协助。

    托这个时代科技发展的福,病人在医院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顾。病房病人的移动也变得极为方便了。只要躺在床上,病床会自动变形成一个方便在建筑物内移动的小型自行机器,这机器还保持了一千年前的名称——轮椅。轮椅的嵌入操作系统具有良好的语义识别能力;并且在医院这个特定的应用环境,它也能像个熟悉全部科室和检查须知的医护人员,给你最专业的行动建议。这么说吧,基本上你一开口它就知道你要去哪、该做些什么。

    得到主治医生的授权后,自动轮椅自行联系了夏龙所在的科室,确认了可以被亲友探望,就规划了前进线路,运送乔飞哲前往。

    三分钟后,乔飞哲和张不凡就出现在夏龙的病房外。

    两人和铃木奈美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浑身插满各种管子的夏龙。

    夏龙中的一枪,直接贯穿了他的肺脏,同时打断了脊椎。